来自 关于体育 2019-09-19 20:4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18luck新利官网 > 关于体育 > 正文

奥运射击冠军张山聊天实录,昔日奥运会冠军张

主持人: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
张山:对,因为200中在我心里来说,对于在奥运会上能够打出200发200中的成绩,已经超过了奥运金牌对我自身从事这个项目,从事这个射击项目的这种意义。
主持人:你觉得当年打出比百发百中还要精确,还要高难的成绩的话,更多的是因为幸运,还是因为实力?
张山:我想要说幸运的话,能够拿奥运冠军就已经很幸运了,但是200发200中毕竟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你没有这个实力的话,连想都不敢想,还不要说真的去打。实际上赛前的时候,我们的比赛是7月28号,我比赛结束。在5月份,我的训练结束其中有一天,我的教练给我看了他的训练笔记,在这一天,他的训练笔记,我记得是5月份的时候,当时我的项目的主教练给我看他的笔记上面写着。张山完全有可能在奥运会上打出200中的成绩。其实已经表明当时我的技术水准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
主持人:有一个网友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特有趣,他说今年奥运会的第一块金牌,将在射击项目上产生。你认为这块金牌,会是我们中国人拿到吗?
张山:我们都希望。
主持人:如果是的话,你估计是哪个选手?
张山:现在中国射击队的选手实力都非常强,这两天我们跟中央台在一起讨论到关于谁是黑马的时候,他们就问我,你预计一下中国的射击队谁是黑马。我说我们一共有26个席位参加这次奥运会比赛,我觉得20名运动员都有可能,因为我们的的确确中国射击队都有夺冠的实力。第一天我们大家关注的是赵引惠,因为在悉尼奥运会的时候,正是因为赵引惠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因为在那个时候赵引惠在人们心目当中的光芒,已经远远超过了所有的体育明星,每天她都成为了记者们追逐的焦点。
主持人:如果现在让你对赵引惠说几句话你要说什么呢?
张山:在这个时候,大家还是在关注赵引惠,已经经历过悉尼奥运会的失败,经历过那样的痛楚,我觉得一切也就无所谓了,大不了再回到悉尼。因为我们已经想好了,我最底限的承受能力,既然那个时候已经过来了,那个时候的压力已经承受了,并且你的家人都在跟你一块儿承受,没什么了不起的。
主持人:我们在这里一起祝愿出征2004雅典奥运会的选手能取得好的成绩。12年前你经历了巨大的辉煌之后,你有没有设计过自己的人生?
张山:我当初到射击队的时候,其实自己的父母也不是特别的支持,因为毕竟我已经上高三了,才到射击队的。但是那个时候,我因为真的很喜欢体育,对世界冠军这样的称号非常想望。所以当时我跟我父亲说,你给我一年的机会,让我去尝试一下,如果这一年我觉得还可以的话,会继续在射击队呆下去。如果这一年,我的的确确不可能取得优异的成绩,我会回到学校,重新上高三,参加高考,成为一名大学生。
主持人:参加完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后,你去读书了?
张山:因为这次之后,就不让女子参加比赛了。这个也可以说是圆了我父亲的一个承诺,因为我的父母都是教师,他们都特别希望我们家的孩子都能够去经过高等教育。所以在1992年结束以后,我也完成了1993年的全运会,这个时候我的项目,我们国家这个项目就砍掉了。这个时候我就有机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去了四川大学学习。实际上在那个时候,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要去上学。
主持人:这也是很多网友的问题,张山为什么当年一下子就急流勇退去读书了呢?
张山:不是我急流勇退,而是整个项目的设置,让我失业了。
主持人:你没想过改项吗?
张山:改项很困难,我的项目叫双向飞碟,1996年重新设立了一个双多向飞碟,整个技术动作全部从头开始,就好象是打网球的去改打乒乓球,好象差不多。
主持人:或者说是让一个主持人去说相声。
张山:整个难度很大,这样的话,在短短的三年多的时间里面,可能时间对于我来说,是不够的。我们有其他的多项的选手,因为他们技术的一些关键部位都是差不多的,他们改相对比较容易一些,所以我就到了四川大学,读的是经济学。其实我对他一无所知,我读经济学的时候,是因为我们学校的老师,我的四川大学的我们的一位校长,他给我提的建议,因为现在毕竟从运动员要转型的话,你应该去了解更多现在非常热点的知识。
张山:应该说我在大学期间,或者是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对自己的人生已经开始有一些重新的设计。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国际奥委会恢复了女子双向飞碟在奥运会的正式比赛。
主持人:所以你想成为经济学家的梦想就告一段落了。
张山:应该说在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为自己去选择一个新的人生的时候,突然自己所有的准备都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这个时候,国家在召唤我,因为这个时候,我们经过了差不多五年的时间,这个项目没有一个人在训练的情况下,像我这样的一个老运动员,像我这样的之前具有非常好技术的运动员,再重新拿起枪里,比重新去选材,重新去教他们怎么样打飞碟,可能要来得快得多。
主持人:这个时候充分的印证了一句话,个人要服从国家,服从集体。
张山:这个时候我必须要把这个担子挑起来。
主持人:学经济跟射击很相似,他需要瞄准,最后就是指哪儿打哪儿,百发百中,张山如果有机会继续学经济的话,中国没准就多了一个经济学家。
张山:谢谢,对于我来说,恐怕是太难了。
主持人:有一个网友问这样的问题,听说张山拿到奥运会金牌后,得到了一辆汽车,现在还开吗?
张山:其实1995年的时候,很不幸那个车被小偷给偷走了。
主持人:没准这个小偷还在看我们的节目呢,他要知道这个车是奥运冠军的车,他一定会特别高兴。
张山:他可能知道那个车是我的,因为在那个时候,那个车是1993年拿到手的,那个时候一台奥拓车,应该说还是很不错的,相当不错的。
主持人:张山有很多这样的小故事,比如说在成都要是打车的话,说去路上运动学校,没有人知道在哪儿,要是说去张山的射击场,很多人都知道了,可见张山在成都,包括在中国人心目当中的地位。
主持人:这位网友还有一个问题,十运会你会参加吗?
张山:会的。
主持人:如果你退役之后,有没有想过当教练?
张山:其实我对自己当教练是最没有信心的,因为我在1992年结束以后,就已经开始说希望我能够去做教练。但是我觉得,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对这个项目的理解,有的时候可能已经超过了可以去教这些小队员的一些东西。我觉得我可能会教我不好他们。
主持人:或者有些东西,你自己知道,说不出来。
张山:其实也不是表达不出来,我觉得我太主观了我曾经也在媒体上说过,张山不会退役,可能我也就不会当教练。
主持人:这个问题也是很多网友和观众朋友特别关心的问题,张山一直在搞复出,他可能会沉寂一段时间又复出了,复出了以后又不见踪影了。
张山:不是我搞复出,好象是命运推着我,必须下来,必须得回来。
主持人:是命运的关系呢,还是你自己确实舍不得射击的事业,还是自己特别留恋站在领奖台上,或者是大家一起欢呼,为你喝采,鲜花,掌声的感觉呢?
张山:谈到我第一次,应该说第一次退下来的时候,是因为比赛的设置的原因,因为没有机会给我去参加比赛了。当我再回到靶场的时候,休息了四年多,五年的时间,我第一天拿起枪到了靶场,打了第一发子弹的时候,我跟教练说,我早就应该回来打了,因为我能够感受到的就是一种满足。当我第二次经历了一些事以后,第二次又回来的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任何事情,没有任何人和任何事情,可以阻挠我自己对这个项目的一种热爱,可以阻挠我再去从事这样的一个射击训练和比赛,因为我觉得这个地方它才是对我具有最大的一个吸引力。
主持人:正像刚刚去十的常香玉的戏比天大的座右铭一样,对于他来讲,戏剧的事业比天还大。刚刚你讲到第一次退役以后拿起枪的这种满足感,是任何东西取代不了的。你有一句话,一拿起枪,心中便有强烈的满足感,你觉得是怎样的一种满足啊?我们一般人都不会了解,因为没有机会去体验这种满足感。
张山:所以我现在也在致力于一些飞碟推广方面的工作,我就希望能把我自己的享受,能够带动很多人来一起分享我的快乐。我们所有的飞碟靶场都是在很开阔的场景里面,当我置身于这样的场景里面,碟靶从窗口里飞出来,你自己跟随着它舞动的时候,好象当中有一种音乐合着你,音乐起来了以后,你在一起舞动。应该说是天地人,因为那个时候的枪已经成了你人身体的一部分,它已经全部融合在一起了。而那个时候,你可以忘却你所有的烦恼,忘却你所有的痛苦,因为你所有的快乐全部都凝聚在了你的整个舞动上面。
主持人:你的枪和你的子弹上。
张山:对,因为那个时候,你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非常幸福的环境当中。
主持人:说到这儿我也想起自己小时候的经历,用弹弓去打一些小东西,再就是玩过一些游戏,拿着枪对着屏幕打鸭子,这些东西都跟射击,飞碟射击有一曲同工的感觉,但是我们是业余的,你是专业的。
张山:不管是业余还是专业,那一瞬间乐趣是有的,并且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这上面来。
主持人:你会不会做梦的时候,也会梦到射击?
张山:不会呀。因为我觉得我在飞碟靶场的时候,感受到的全部都是一种满足,最美的一种感受。
主持人:不需要在梦境里再重复它了。还有一个网友问这样的问题,他说张山,听说前两年,成都晚报为你开设了一个专栏,现在你还给他们写东西吗?都写出什么东西来了,你喜欢协作吗?

    新浪体育讯 主持人 : 听众朋友们,网友们晚上好,您现在正在收听收看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一套新闻综合频率综合之声和新浪网合作的特别节目,体育广播激情五十年,近期我们将邀请广播人和体育人走进综合之声,您不仅从广播里收听,还可以登录新浪网,中国广播网通过视频可以同步在线收看。今天我们演播室里嘉宾一位温柔美丽的女士,她就是中国女子飞碟队的神枪手张山。今天虽然咱们坐在小小直播间里,但是网络会把你的风采展现给全国或者全世界关心你的朋友了。参加我们广播节目有没有什么感受想跟我们听众还有网友交流?

张山:其实我不太喜欢写东西,但是前两年成都晚报有一个张山视角这么一个专栏,初衷是以体育人的角度写一些体育事,并且在写另外的一些体育人。在我写作的过程当中,我发现很多我们其他的一些运动员,优秀的体育工作者,有许许多多闪光的东西,让我非常的感动。并且在整个过程当中,我已经体验到了他们的一些艰辛。因为我觉得体育给我带来了一种享受,但是体育同时也给许许多多的人带来很多痛苦,比如说他们的一些伤病,的的确确是非常的痛苦。
主持人:或者为了体育牺牲很多的东西。
张山:关键的问题还有很多,许许多多的运动员,比如说我当时感触最深的就是柔道运动员唐林(音),因为他告诉我,在讲述的过程当中,他自己都在流泪,我自己也在流泪。我看到他的十个指头,我的眼泪都会往下掉。他的长期的训练过程当中,他的手指头,几乎每一个手指头都骨折过,并且他的手臂已经是这样的程度,不可能是伸直了,他才二十几岁。
主持人:相比而言,你要幸运得多。
张山:我非常幸运。但是我觉得在这些过程当中,我真实的把我的感受流露在我的专栏里面。但是到后来,我觉得好象我写的东西,跟很多读者差距是越来越远。因为我想要的是,我想写的是他们想说的,而我们的读者往往想要的是大家都不知道的东西。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一直在总结,并且有很多人给我反馈信息。后来我觉得我不能再写下去了。因为我觉得,我实在不愿意去做一个,去揭别人隐私的这样一种狗仔队其中的一员。
张山:现在因为一到比较大的比赛什么的,包括这一次的奥运会,我也要去现场。并且我一直也是《成都晚报》的特约记者,给我发聘书的,这一次我也有这个责任。
主持人:之前我们采访一些体育明星的时候,大家特别愿意谈的就是体育给自己带来的一些荣耀也好,但是不可避免的还会有一些伤病。我们一直以为这是一种作秀,甚至我们会理解是一种无病呻吟,你已经那么辉煌了,要夸夸其谈,谈自己伤病的事情。不过今天你这么一说,我的确感触非常深,其实没有人愿意谈自己痛苦的事情,除非是自己太痛苦了,真很痛苦。所以在那些默默无闻,得了冠军更好,但是更多的人是没得到冠军的体育运动员。

  张山 : 刚才主持人形容我温柔美丽,其实对于温柔美丽是我一直特别希望我能做到的,我一直努力想做到温柔和美丽的。

责任编辑:计丹妮

  主持人 : 其实已经是温柔和美丽的女士了。

  张山 : 谢谢。

  主持人 : 另外一位嘉宾是资深记者陈建奇。

  陈建奇 : 听众朋友、网友大家好。今天和网友收看收听节目过程当中可以直接和我们交流,有什么问题可以赶紧告诉我们。手机短信TY加上您说的话9500168,固定用户可以拨打11699113,小灵通用户拨打11639113。在节目开始之前,请听众朋友还有网友听一段音乐。

  (播放音乐)

  主持人 : 这段音乐可能有的朋友不是特别熟悉,您应该特别熟悉,给大家介绍一下。

  张山 : 这是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主题歌,这首歌我特别喜欢,它是所有主题歌里面把现代和传统,也就是把我们通俗和美声,结合特别好的这么一首曲子。

  主持人 : 光从音乐上面分析,您特别喜欢是不是有特殊的情感?

  张山 : 因为那一届奥运会对于我来说我在那届奥运会上获得冠军,印象当然深刻。

  主持人 : 不止是冠军那么简单,现在很多人把那枚金牌称为空前绝后,您和那么男选手竞争,百发百中,已经是神枪手了,这是很多运动员不可能经历过了,您应该非常荣幸了。

  张山 : 对于我来说奥运冠军毕竟在每一次奥运会都会产生,但是对于在那样一个比赛上我能够把成绩达到满中,也就是没有世界纪录可以破的这样,我觉得可以让我自豪终身。

  网友:张山在92年巴塞罗那潇洒的动作,脱帽之时女人味十足,还有美丽身姿仍然历历在目。

  主持人 : 那个时候你应该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而且在这么特殊的场合拿到金牌,你现在回想起来是不是跟他一样更加历历在目了?

  张山 : 对于我来说我应该是一个幸运者,对于我们女子飞碟项目来说,我能够去参加到这样一个奥运会非常不容易。当时我们有两位女子飞碟选手,我是双向飞碟,她是单向飞碟,最后我被留下来了。这一段经历对我来说,可能对我一生都会有很多的改变也会我的影响。

  在这样一个比赛上我非常感谢当时我有机会参加男子项目,其实很多人觉得参加男子项目非常了不起,其实从我内心来讲,从来我都是一个非常实在的说,对于我这样一位女选手来说,正因为从来没有女选手在这个项目上取得那么好的成绩,所以其实我的压力小于参赛的男选手。

  主持人 : 我发现你是很会缓解压力的选手。

  张山 : 这是一个事实。

  主持人 : 当时获得冠军之后有一幅照片很多记者看见过,有一些体育迷也都看见过,亚军和季军,两位非常粗壮的男士把你高高举起,非常荣幸的画面。当时建奇虽然没有到现场去,但是你也是在后方指挥报道这个赛事,而且我们记者第一时间把这样的场景传达给了祖国人民。

  陈建奇 : 印象非常深。因为在张山前面打预赛的时候,我们已经发觉,我说不得了,张山已经平了世界纪录了,后面无论怎么说,我们都要争取直播,最后无论是获得冠军,还有最后比赛结果我们一定直播出去。当时我们算了一下时间,张山夺冠的时间正好是北京时间晚上8点多钟,正好是我们全国新闻联播的时间,在那以前几十年当中从来没有破过例,全国联播不能够插进一段时间。

  主持人 : 即使现在非常难。

  陈建奇 : 我们层层请示,后来到欧阳明,当时非常紧张,楼上楼下跑了二十趟,层层关卡打通,我记得最后一句话可以开始了吗?可以开始了,这句话因为紧张全都播出去了,我记得一共2分26秒,张山当时接受我们老记者刘宝成采访,刘宝成也是用很大的手机。

  张山 : 我印象非常深刻,那应该是我接受第一份采访。

  陈建奇 : 你还记得当时你说什么了?

  张山 : 我不记得,我现在特别印象深刻我非常感谢这一位记者,我后来听说他为了冲进来对我进行采访,还被当时执勤的警察给踢了一脚,他一直忍着腰痛,来采访了我,到后来我也知道,这样一段采访被插入了我们的联播节目里面。

  陈建奇 : 今天下午的时候他还在治腰疼,不知道是不是那一脚。但是有一点我还记得非常清楚,当时张山说这样,我们记者讲“各位听众就在刚才女选手张山获得所有难受获得巴塞罗那女子双向飞碟冠军,我们请张山给全国听众讲几句话”。张山说我非常高兴,“我不仅代表中国的运动员,我还代表中国的妇女,全世界的妇女”,作为一个女运动员给我们妇女争了光,这句话一气呵成,2分26秒在新闻联播里面播出以后反响特别大。

  主持人 : 另外在获奖之前都会准备一段获奖感言,你当时是准备好了吗?

  张山 : 其实对于我要拿冠军来说我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准备。对于比赛之后有什么样的采访,我想这样的准备应该说是从小就有的,因为我从小所受到的教育各方面,应该说都是我们的准备过程。

  主持人 : 看看我们听众发来一些短信。

  听众 : 张山后无来者。

  听众 : 你好张山,我是你的四川老乡,现在天气很热,要保重身体,祝你再创佳绩。

  张山 : 谢谢。

  主持人 : 我发现四川老乡都很热情。

  张山 : 我们四川人都很热情,其实我很热情。

  谢谢我的家乡人民。

  陈建奇 : 其实你还不知道,就在我们几分钟之前把她接进门时,她还是中国青联四川代表团团长,我们刚刚把她从全国代表大会上接来,她是代表四川乡亲,特别是年轻朋友们参加全国青联代表大会。

  主持人 : 确实当之无愧,张山从16岁开始练习射击,练习八年之后拿到奥运会金牌,这段路对你来说是不是还是比较一帆风顺的?

  张山 :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比我更顺利。应该说从一开始摸枪一直到我拿奥运冠军只有短短几年时间,在我们射击界也少有的。但是我觉得我特别幸运,我一进入四川射击队的时候,当时四川射击队,当时飞碟双向是非常优秀的团队,我们所有的,也就是我所有的师兄师姐他们当时获得过全国冠军,应该说他们许许多多的经验,他们的技术方面的很多的一些优势,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那么我89年进入国家队,我进入国家队的时候其实在当时我们国家队的几名选手当中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获得全国冠军选手,其实我是在89年进入国家队以后第二个月我就获得全国冠军,同一年获得世界冠军,可以说是进步特别快,而这个进步绝对是跟我们这些教练员和我们一些老运动员对我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主持人 : 很多人评价说你是一位非常有天赋的射击选手,这个天赋怎么衡量和评价?

  张山 : 从一开始给大家的评价是非常动脑筋的一个人,我并不是非常刻苦,但是我会对我所有训练过程当中能够给我带来很好帮助一些技术动作,一些好的经验能够深深扎根在我们脑子里面,并且能够在我的训练过程当中把它给运用出来。

  陈建奇 : 这可能是跟张山出生于一个教育世家,家里面父亲是老师,同时她自己上学的时候的功课也是在班里学的最好的。

  张山 : 不能说最好的。我们班上有很多优秀的同学。

  陈建奇 : 另外有一点,她的体育是触类旁通的。实际上在她当射击运动员之前,她是出色的篮球后卫。

  张山 : 应该说我打篮球的时间可能比我练射击到获得奥运会的时间还要长。但确实身高太矮了,如果身高可能高出五公分就没有这样一个奥运冠军了。

  主持人 : 非常可惜,选择射击这条路对你来说,对整个中国来说都是非常好的选择现在看来。

  张山 : 这个也是上天注定吧。

  主持人 : 当时改练射击的时候已经16岁,我想很多人开始从事一项体育项目非常小的年龄,但是对于你来说练射击的年龄已经非常大了。

  张山 : 其实到现在我一直认为飞碟项目还不能够从年纪小的孩子抓起,因为毕竟这是技术动作非常简单,但是在理解方面又非常复杂的项目。到现在我特别希望我们飞碟选手开始训练年纪应该在18岁以后甚至在大学一年级以后。多一些文化素质一定会对他的飞碟训练、技术训练,对他许许多多方面理解会有很多帮助。

  主持人 : 而且射击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项目,运动寿命会非常长。

  张山 : 但是之前文化教育会对他整个运动生涯产生特别大的影响。

  主持人 : 当初练射击意味着做专业运动员了,你的父母对你是不是支持?他们是不是更希望你去念书?

  张山 : 我虽然在一个教师里面,但是我特别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从小对我进行的教育就是要让我独立。我从小对我自己很多东西都是独立的思考,自己做决定,而父母都尊重我。我当初进入射击队的理由,对我父母的理由,因为那个时候我上高三了,我说如果说我考大学的话我就不会当一个运动员,但是如果我成为一个世界冠军,我还可以回到学校去重新上大学。

  主持人 : 你是说服了他们?

  张山 : 也是因为这样一个理由,应该说是说服了他们。

  主持人 : 看来他们对你还是非常有信心。

  张山 : 他们一直对我都是属于应该说从小到大,他们一直对我都是非常自豪,也非常放心。

  主持人 : 也没有辜负他们对你这种希望,这种信任,在巴塞罗那奥运会真的是让全国所有人都感到非常振奋。但是极度辉煌之后可能很快带给你非常不好的消息,国际奥委会决定取消女子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射击项目的资格了。

  张山 : 比赛刚刚结束的时候国际射联的主席问我这个节目,你以后不能参加这个项目有什么看法?我说对于我们从事双向飞碟或者多向飞碟运动员,正是在我们事业才开始进入比较好的阶段的这样一些运动员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好的消息。但是对于我们全世界更多爱好飞碟射击的选手,女选手来说,它也会是比较好的消息。因为之前我们只能参加男子比赛,而这之后我们将有新的女子项目,飞碟双多向列入正式奥运会项目,参赛席位比参加男子项目的女运动员更多一些。

  主持人 : 张山的心胸非常宽广。

  张山 : 这是非常有魅力的世界,到现在为止我特别希望所有听众朋友,所有网友都能够感受一下这个项目给我带来的满足感。

  陈建奇 : 蓝天白云下的环境。

  张山 : 很美,环境很美,再加上碟板在填空飞,而你通过自己手上的枪和整个自然融为一体,能够让那个碟靶变成一朵红色的烟云。

  主持人 : 射击在奥运会上观赏性并不强的项目,而我的朋友说最具有观赏性的是飞碟,运动员的举枪的感觉还有动作非常有魅力。

  张山 : 谢谢,我还是希望更多有机会能够到我们直播间把我们这样一种美能够传递给大家。

  主持人 : 虽然很美,虽然你觉得可以更多妇女提供参赛的机会,对于你来说?有没有想到自己?

  张山 : 其实对于我自己来说,已经刚刚从最高的领奖台上走下来的时候,尤其这个项目对于我来说,可能从此之后又要重新开始的时候,我必须得为我自己进行一些考虑,那么我也觉得对于我来说我实在是太幸运了,正因为这个项目的结束可以让我能够尽早完成我父母的愿望,也就是进入大学去学习。所以好像我觉得这个命运一直对我特别青睐。

  主持人 : 我想到一个运动员在最辉煌的时候,在练这个项目最好的时候突然这个项目没有的时候,应该觉得比较惶恐,比较迷茫的时候,你倒觉得上天非常眷顾你。

  张山 : 因为那个时候我想如果项目还在继续开展下去,我想我可能还会继续在队伍里面,不会因为获得一个奥运冠军我就会退下来,因为我实在太爱它了。而我父母的愿望可能还会往后一直不知道推到什么时候,也许到我打不动为止。

  陈建奇 : 张山好多次上大学退役,上大学又回来,又回射击场又读书。人生很少有像你这样。

  张山 : 这么幸运的一个人。

  主持人 : 我倒觉得很洒脱,拿得起放得下。

  陈建奇 : 放下枪念书,念书而且念得很棒,而且马上就回到赛场。

  主持人 : 今天听以前陈建奇做的节目,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次作客我们体育直播间,当时称自己是出土文物,我们听听当时到底情况怎么样?听听当时的录音。

  (张山第一次作客体育沙龙录音回放)

  这次做节目是1997年,97年又是一个转折点,国际奥委会又宣布增加一个项目,给女子专门增加女子双向。

  张山 : 两个项目,也就是原来被取掉的女子双向,女子多向项目列入奥运会。

  主持人 : 你又有机会了,当时好像说训练二十多天就拿到一个奥运会的席位,而且破了世界纪录。这听上去太神奇了。

  张山 :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它,97年毕业的时候我正是大学毕业的时候,当时所有准备准备转行做别的事情了,也许不做体育了,但是这个项目恢复了,当时在我们国家由于已经中断了几年,很多选手都转行了,而我当然回来,我回来也许能够带动我们这个项目尽快发展起来。要说能够在20多天以后获得一个世界杯赛的冠军,我想这个里面可能运气还会占很大部分,因为毕竟当时在欧洲这个项目还在继续开展,欧洲锦标赛这些项目开展非常好,而欧洲选手当时一直继续在射击。当时应该说我是处在一个这么多年没有摸过枪的时候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也是因为在别人的比赛失误情况下,才拿到冠军的。

  主持人 : 总是非常谦虚。在第一次退役之后中间有没有再练习射击?

  张山 : 因为我觉得我一直离不开飞碟,或者女子双多向射击我会在自己学习之余会去参加一些全国比赛,平常的训练应该说几乎就没有了。但是我应该说在这个项目上还是有一定天赋,因为我曾经最好成绩获得过全国的第二名。

  听众 : 张山您好,想问一下飞碟射击是怎么样?在我们这个地方 好像很少见。

  主持人 : 刚才其实已经把它非常绚烂的描述一通。看看张山心目当中飞碟项目到底是什么样?

  张山 : 刚才陈建奇讲的特别好,其实就是我们在射击的过程当中,在蓝天白云之下,在绿色的草原之上,或者说绿色的草原,因为都是一些非常开阔的,阳光照射你,而你舞动自己的枪支,把刚刚从枪口飞出的碟靶,绽放出一朵花来。

  主持人 : 刚才张山劝大家一定要亲自体会一下才能体会到这个项目魅力。

  刚才说张山说非常丰富的项目,不管学习还是射击上。

  张山的经历并不是一帆风顺,到底经历那些挫折呢?在一段广告之后我们再继续请张山和大家聊天。

  (广告)

  主持人 : 听众朋友,网友们欢迎您继续收听收看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一套综合频率新闻之声和新浪网合作的特别节目体育广播激情五十年,作客的嘉宾一位是张山,一位是资深记者陈建奇。在上半场聊的很多,欢迎网友提问题。如果您有什么观点可以随时告诉我们。手机短信编辑字母TY发送9500168,固定电话博大11619113,小灵通用户发送11639113。

  听众 : 也许射击运动对心理冲击最高的项目。像杨逸夫、张山非常棒。

  张山 : 非常感谢对我们的关心和支持。

  主持人 : 老运动员在射击场上是展示很多很精彩的一面。刚才说到有很辉煌的东西,很辉煌的成绩,在辉煌过后也会有大家所不知道的艰辛,包括后来遇到的坎坷,在重拾枪支的时候除了取得成绩之外,是不是也有打击的时候?

  张山 : 在我92年拿到世界杯以后一直不是那么顺利,在后来比赛当中可能也没有特别好成绩。

  主持人 : 好像在2000年奥运会之前99年基本上没有拿过冠军,不管大比赛,小比赛。这对于一个曾经那么辉煌的运动员而且即将冲击下一届奥运会会不会在信心上带来很大打击?有种挫败感?

  张山 : 当时在训练上出现问题,但一直没有及时调整过来。其实这样一种情绪,不光是说只是在2000年之前,一直到后来一直都有一些。

  主持人 : 一直持续04,还是为了能够参加奥运会,为了心中梦想努力。

  张山 : 其实04年的时候我已经调整的相对比较好了,但是那个时候我们是在03年的下半年的时候就进行了一个奥运会的选拔,而在那个选拔的时候,应该说我没有进入我们奥运会的选拔的名单,只是我觉得如果说时间能够再给我多一点的话,我会非常好。但是因为我没能进入奥运会的名单,所以没能去参加我们雅典奥运会,但是我非常高兴我们年轻的选手他们在雅典奥运会上也取得非常好的成绩,我们这个项目的唯一的一名参赛选手魏宁获得这个项目的银牌。

  主持人 : 第二名,还是非常豁达的张山。

  张山 : 本来也是,因为我的选拔输掉了,他在比赛当中发挥特别好,他在比赛的时候我也为这个比赛做解说。我也非常开心,整个比赛他完成的非常好。

  主持人 : 刚才还想说这次张山虽然没有能够随中国射击队参加比赛,但是成为了我和陈建奇的同行和竞争对手。

  陈建奇 : 对,背着收音机还有录音机跟我们一起采访,在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当时我觉得张山人如其名,虽然是个女孩但是有大山一样性格和胸怀,还有车到山前必有路随遇而安的事情,很多事情遇到什么做什么。我们同行不止这一次雅典奥运会,以前也做过记者。

  主持人 : 还做过专栏作家。

  张山 : 不叫专栏作家,应该说在我比较闲的时候,曾经成都晚报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给了我特别记者的身份,也在成都晚报写过一段时间的专栏。我的专栏角度当然就是体育人叙述体育人和体育事。

  陈建奇 : 其实这个挺好的,像我们前几天做的沙龙一样,我们请的嘉宾,做运动员的时候要做到最好的运动员,不做运动员再干任何行当,无论邓亚萍、大杨洋也讲这个问题,不做这一行在别的行业里一样好,在这个领域优秀,在别的领域里取得别的成就。张山同样跟他的名字有山的人,赵本山现在也变成我们体育界人士了,也是圈内人,人家采访他,他的时候他在家的时候,行三,小山子,没有正式名字,自己给自己取的谐音,叫山。张山好像也是在家排行老三。

  网友:张三,你好,请问您现在的感觉如何?

  张山 : 我也特别喜欢他们这样的称呼。

  主持人 : 当初为什么改成张山?

  张山 : 在任何时候开会也好,老师举例也会都会说到张三怎么样,李四怎么样。后来我父亲就说了,既然是这样的话,干脆我们把三倒过来,在底下给它加固一下。

  陈建奇 : 还有一段话张山说过也许她现在不常说不常讲,在她很小的时候,她说张山是妇女的妇右半边立起来,我们妇女就要立起来才能够顶天立地。她讲这句话我很吃惊。

  张山 : 我什么时候讲过这句话?

  陈建奇 : 我是看过有关的报道。

  主持人 : 看来山字有很多意义,大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

  我记得当时在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因为我和陈建奇都在采访射击,当时张山替电视台做评论员,同时也做赛后的采访,只要比赛一结束张山第一个冲进场里,我不知道他怎么冲进场里?

  张山 : 也是射击场上大家对我的脸比较熟一点,有的时候忘记我是什么角色。

  主持人 : 还把你当成运动员,是裁判眷顾你了。

  张山 : 我想不光裁判,还有很多工作人员,因为很多时候一介绍他们就说这是曾经奥运冠军。

  主持人 : 当时让我们在外圈采访记者非常嫉妒,都在等张山采访完了我们才有机会采访。

  张山 : 因为我是在国家射击队这样一个便利,当我走到跟前的时候我们所有射击队运动员都知道中央电视台要来采访了。

  主持人 : 也是你作为一个临时记者的本能。

  张山 : 我想在那个时候我的角色是这样的,我就尽我的努力去做好它。

  主持人 : 这个转行其实也是临时性的,但是确实完成的非常好。

  网友:张山您好,您怎么看待运动员的文化知识问题。因为在现在很多运动员都在学大学,但是真正学有所成像我们上次介绍邓亚萍,真正把知识学到自己的口袋里,运动员当中还得向你们学习。

  张山 : 不管做什么文化素质是首要的,对运动员他们平常练的都是技术,练的腿脚上面的东西。但实际上他对这个项目理解,会对他整个成长会有很大的帮助,甚至于有的时候可能会直接影响到他的运动成绩。我们也可以看到凡是那些取得好成绩的运动员,应该说都具备了一定的素质,一定的文化素质。所以我觉得从国外的很多运动员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一点,经常我觉得在很多媒体报道这样一个运动员他是什么职业,他学是什么专业,其实我们国家已经开始在重视这方面了。我想这个方面重视的越多,我们也相信我们的国家运动员在将来取得的运动成绩肯定会更好。我们相信它一定会更好。

  听众 : 你说射击项目刚才说到你是非常聪明,用脑子来打枪,打枪怎么用脑子打?在很多人看来打枪是一个技术动作。

  张山 : 它非常细腻,要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射击选手,他的素质应该说是综合性的。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自我能力一种控制。另外你对这个项目的理解。我想每一件事物都有它自身一种文化的存在,对于我们这个飞碟射击来说我们需要是把你自己的综合一种能力,你的反应,你的协调,还有包括你对周边事物的一种感悟力能够综合的去对待它,你才有可能能够对你的射击进行一些帮助。因为这个射击它所体现出来的应该说有数学的东西,有物理的东西,还有很多哲学的东西。

  陈建奇 : 像过去我们老的军队里面有那么一句话,神枪手不一定成为将军,但将军肯定是神枪手。他们从这里面,从射击里面会悟到很多哲理性的东西,包括如何调动他的神经,调动他的肌肉,调动他对任何事情的判断,这一点来说就像张山说的很细腻,但是他这个细腻如果要拍成电影会是是很长很多戏环节,在他们射击打枪之前他们要闭上眼睛一遍一遍过电影,在他们脑子,比赛之前,这一点在国家射击队特别是悉尼奥运会之前有个心理医生专门讲过这个射击运动员他们的脑子里面要过的技术动作,是其他人看不见的,体会不到的。

  张山 : 其实我觉得对于一个大赛的时候,还有对于一些最优秀的运动员来说,他的技术在他最后夺冠的过程当中已经是一个占有很小的一个部分了,而更多的应该说是他的认知能力,还有包括他的思维方式,这些都是非常重要。你怎么样对待这个问题,实际上有的时候也许是你能够获取冠军一个关键。像我们最早说的,对于我巴塞罗那奥运会拿男子冠军那种理解,我觉得正是因为我有一个对自己压力的这样一个非常开阔的这样一种理解,可能他才有助于我能够在这样一个比赛当中获得完美的结果。

  主持人 : 射击项目采访几届,所有教练都在强调,打到最后就在打心理,激战术完全打到顶峰,尤其飞碟项目很多人都能够达到百发百中,到赛场上如何发挥是水平问题。

  陈建奇 : 自信非常重要,他当记者也能当冠军。我非常担心2008年奥运会您会不会又跑到我前面了。

  张山 : 您应该祝愿2008年我自己在赛场上你们采访我,像92年一样。

  陈建奇 : 太好了,多少次重新回到赛场,不记得,只记得当年张山又回到北京赛场上。

  张山 : 不过您放心,到现在我已经不会再离开它了。

  听众 : 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那个时候我10岁,但是张山夺冠那一刻激动我仍然清晰的记得,她可以说是我儿时最美好的回忆,感谢张山。

  主持人 : 很多人发来问候不能一一念给张山。

  张山 : 谢谢大家。

  主持人 : 一年前我曾经采访过你,当时你的成绩不是特别稳定的一个状态。我记得你说过,你之所以成绩不好,自己分析,你说我缺少了必胜那种信念,那种渴望。自己当时也觉得不知道怎么解决,是一个难题。

  张山 : 应该说在很平庸的时间已经很长了,那么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一直没有调整好自己,一方面可能会对我曾经有过的这样一个奥运冠军,也许会有一些满足感,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没有更好的处理好一些关于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训练与获取最高成绩这样一些关系,我觉得可能这才是我最主要的一种矛盾。

  在去年的时候,应该说我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有一个很好的,今年我还在继续的训练,继续的比赛,欺世盗目前我觉得我现在是信心十足。

  主持人 : 还有教练说你现在比赛不够狠,可能很多运动员不管什么项目,即使射击项目需要心静如水,但它需要一种霸气,一种狠劲。

  张山 : 我刚才说我现在已经有所恢复,我觉得我的恢复是在建立在我一个非常合理、完美技术动作上的。我这一段时间也没有刻意要求自己狠,因为我觉得我从来没有狠过。但是当我自己技术动作可以能够得到我自己的完全控制和得到很好发挥的时候,好像我内心深处的一种最好的一种冲动,最大一种激情,就能够在无意当中,也许在自己每一个动作当中,每一步能够释放出来。

  陈建奇 : 刚才来的路上张山还说他刚参加完比赛到北京来开会。

  是不是马上还要准备全运会?

  张山 : 全运会应该说是我们2005年最重要的比赛。

  陈建奇 : 在南京大家又可以看到你的英姿了。

  张山 : 我希望到时候大家可以欣赏到我的表演。

  主持人 : 我注意到张山非常强调这一点,别人看比赛,她老在强调要欣赏,要欣赏运动员的比赛,要欣赏运动员的表演,你觉得表演。

  张山 : 包括开会期间,我和彭媛大姐谈到,运动员赛场上比赛和演员舞台上表演是一样的,舞台表演和我们运动员的赛场的比赛都讲求一个表演心理和赛场心理。我想我们任何一个人去看一次表演的时候,也许是一个集体舞蹈,但是我始终相信会在这个舞蹈群体当中你会发现一个,也许他不是特别漂亮,但是一定会是最吸引你的地方,他所抒发出来一种激情和美感。其实运动场上也是这样,当我还不是一个优秀运动员的时候我一直要求我自己,也许我不是冠军,但是所有人会记住我,因为我给大家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特别的美,是一种魅力,一种可以吸引大家,把所有目光吸引到我身上来这样一种表现。因为我觉得只有当所有人感觉到你的美,可能你自身才会释放出所有协调的东西,只有协调才会美。既然协调以后,你会打出好成绩的时候,因为他也是在整个的是一个协调过程,也就为之不远了。所以我一直说我在赛场上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最希望听到的声音就是“张山你在赛场上真是太美了,你给我们大家带来这种享受真的是一种美的享受”。

  听众 : 当年我认为张山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可爱的女人。

  张山 : 谢谢,这是我一直特别喜欢听到的话语。

  主持人 : 大家看到你的比赛真的如你所愿,看到你比赛欣赏你的表演,看到你魅力。

  陈建奇 : 每一个动作,这是一气呵成的动作,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就像芭蕾舞演员每一个手势动作都是规范、科学,只有符合规范科学才是最美的。

  张山 : 你这个总结太好了。

  主持人 : 我不知道你对射击的理解是刚开始就有的?还是随着磨炼逐渐形成的?

  张山 : 这应该是逐渐形成的,再加上我一直属于不管在家里还是从小到大,一直处于一个非常受宠爱的这样一个角色。所以说我特别喜欢非常开心的这样一个日子,我想从小尤其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所有的漂亮的小女孩她们都会要开心很多。所以我一直我就觉得这样一种认识,不仅我从小受到宠爱,另外一方面这也是属于一种所接受的那种文化的一种表现。

  主持人 : 看来你父母给你的爱也体现在你的为人处事上。

  张山 : 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开心的一个人,我希望我身边所有的人天天都是开开心心的,哪怕脸上多几个皱纹,那一定是笑出来的。

  主持人 : 相信今天张山与大家分享的对事业孜孜追求这种事业还有人生感悟也会让大家有所收获。祝贺你以后不管训练还是比赛场上还是生活当中都能够非常开心,非常快乐。

  也提醒听众朋友现在距离康奇杯8月8号中国之声将从所有比赛当中抽取8位幸运听众,他们将邀请出席9月份北京举行的颁奖典礼,中国之声将承担路费和食宿。另外我们还会抽取大奖。

  每张有效选票选择候选人不得少于5个或者多于15个。同时感谢网友收听收看今天特别节目,感谢张山还有我的同事陈建奇来到直播间,让我们在下一个体育广播激情五十年再见。(新体)

责任编辑:计丹妮

本文由18luck新利官网发布于关于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奥运射击冠军张山聊天实录,昔日奥运会冠军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