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关于体育 2019-09-19 20:4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18luck新利官网 > 关于体育 > 正文

用三个月,中国神枪手准备好了

  新华网上海5月18日电(记者徐征  高鹏)离雅典奥运会开幕还有约3个月的时间,中国射击队已经基本确定了参赛队员名单,这在众多参加奥运会的中国国家队中非常少见。对此,射击队总教练许海峰摆出了自己的一套“生意经”。

印尼雅加达亚运会,中国射击队18名队员角逐16个小项

    “3个月的时间对于射击项目来说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周期。训练是“攒钱”的过程,而比赛是“花钱”的过程。”许海峰解释:“我们用3个月的时间‘攒钱’,攒够了,到时候花起来就不会捉襟见肘。我攒了100块钱,只花了70或80块,那我还有几十块的富裕。可如果钱没攒够,到比赛的时候花起来也就大方不起来。”

亚运会 中国神枪手准备好了

    射击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项目,比赛给运动员带来的更多的是经验上的积累,而并不是竞赛状态的大幅度提高。许海峰说:“每年的情况都是冬训后的第一场比赛运动员成绩都非常好,但随着比赛越来越多,选手们越打越糟。每年竞赛周期结束前的比赛成绩总是非常不理想。然后开始冬训,然后比赛成绩又开始提高。这已经成了一种循环。”

图片 1

    因此,射击队早早定下名单,让入选的运动员专心备战奥运会,而不用为竞争入选将精力过多地消耗在各种考核赛上。对于此后的训练,射击队也都做好了安排。

中国射击队女子10米气步枪考核赛,入选亚运名单的赵若竹排名第2。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许海峰胸有成竹地说:“开始一个月的时间进行基本训练,把运动员的基础动作理顺。然后在6月中下旬开始综合训练,安排各种队内考核,每次考核都要做赛前准备,赛后要总结,促进竞技状态的形成,提高适应能力。这样的考核3次就足够了。然后还要安排3次左右的决赛练习,弥补中国运动员在决赛中发挥不好的弱点。”(完)

距离印尼雅加达亚运会开幕还有20多天,国家体育总局前晚公布了中国代表团大名单。作为历届大赛的夺金大户,中国射击队的参赛名单被排在第1位。经过此前3个阶段的选拔,射击队此次将派出18名运动员参加16个小项的角逐。昨日,亚运阵容中的部分队员在北京八大处训练基地,参加集训考核赛。

责任编辑:计丹妮

预演

考核赛全程模拟亚运会

综合此前1年国际比赛成绩,以及6月队内选拔赛的表现,射击队亚运参赛名单于6月21日产生。此次考核赛是之前集训效果的检验,并不会对亚运名单产生影响。

中国射击队领队王炼介绍,为了让参加亚运会的队员尽早适应比赛节奏,本次考核赛全程模拟亚运实战。“从上午打资格赛,到下午打决赛,比赛流程和时间完全与亚运会一样。”王炼说。

“正常来说,我们还要先开车拉着队员出去转一圈,再回到场地比赛,不过今天不用了。”王炼介绍说,射击队在雅加达的驻地与靶场仅有500米,“这跟队员在训练基地从宿舍到今天的比赛场地一样近。”

射击比赛中,场地差异是左右队员表现的重要因素。根据射击队目前掌握的信息,雅加达的决赛场地很有可能在室外。为了帮助让队员们适应,队里把训练基地里的场馆围出一块区域,模拟室外决赛场地。

室外比赛,注定要受比赛地气候的影响。为了提前适应印尼当地高温天气,此前男子步枪和女子步枪的部分选手在广州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适应性训练。接下来,男女手枪、男子手枪速射以及女子步枪的部分选手也将赴广州适应。

据了解,在最后的备战阶段,教练将根据参赛队员的个体特点,安排合适的训练节奏。

阵容

18名队员平均年龄24岁

昨日下午结束的女子10米气步枪考核赛中,亚运名单上的赵若竹、吴明阳分获第2和第4。同样入选亚运名单的惠子程和杨皓然也在男子10米气步枪考核赛中分获第2和第4。

虽然成绩不甚理想,但王炼认为,这样的赛果并不会对他们备战亚运造成影响。“惠子程和杨皓然至少在上个奥运周期打过大赛,可女队员没有大赛经验,赵若竹不到22岁,吴明阳还要更小。”

里约奥运会和全运会之后,射击队的很多老队员相继退役。从去年冬训开始,国家队就开始了“年轻化”,在公开选拔中不设门槛。“现在大家看到的亚运名单里,有名气的队员比较少。只有张彬彬参加过里约奥运会,其他队员在2017年之前都没有进过国家队。”王炼说。

本届亚运会,射击队18名队员平均年龄只有24岁,其中最大的30岁,最小的只有19岁。这几乎是历届大赛以来,平均年龄最小的一支射击队。“30岁对我们项目来说已经不算大了,以往比赛中,年龄最大的运动员甚至达到40多岁。”王炼说。

“我们不会跟队员过于强调‘封闭训练’的概念。”王炼表示,尽管8月初就将进入亚运的最后备战阶段,但从教练到领队,都不愿意给年轻队员们太大压力。

备战

抗干扰特训应对新赛制

8月14日,中国射击队将从北京出发赴印尼巨港赛区,亚运会射击比赛将于8月19日打响,26日全部结束。与往届亚运会相比,本届射击比赛有了较大调整,项目数量减至16个小项;每个小项参赛人数从3人减至2人;混合团体项目,每个协会只可派1队参赛,只有5队进入决赛。这样的调整对项目实力平均且“第3人”实力较强的中国队来说极为不利。

“参加人数少了,水平可能会降低,偶然性也会加大。现在我们不敢说哪个项目有把握能拿金牌,但我们会通过训练,加强决赛能力。”王炼说。

里约奥运会前,国际射击联合会修改了射击决赛赛制:资格赛成绩不再带入决赛;资格赛前8名选手在决赛中从零开始打24发。赛制改变无疑增大了决赛的偶然性。“最后输赢也就在0.1环之间,这不是人为能控制的。”王炼认为,新赛制对基础实力占优的中国队很不利。

为此,中国射击队从今年冬训开始侧重于提高队员的“决赛能力”,不定期地安排决赛训练。为了锻炼队员在决赛中的抗干扰能力,教练组还准备了一些特殊手段。“不管队员在资格赛打多少名,只要在决赛中第一个下来,从下来的那一发开始,就要唱歌唱到整个决赛结束。”王炼介绍道,不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也要在观众席大声喊叫,“我们甚至允许底下的人喊还在比赛的运动员名字。”

心态

为东京练兵不放弃弱项

近年来,国外运动员的基础实力提高显著,印度和欧洲一些国家的运动员的资格赛成绩甚至能超过中国队员,甚至不乏打破世界纪录者。王炼表示,接下来中国队将着重提高自身的基础实力,以保持一直以来的优势。

亚运会结束后一周,2018年射击世锦赛就将于8月31日在韩国昌原开幕,中国射击队亚运会原班人马以及选拔赛第3名将前往参赛。据了解,这次世锦赛是东京奥运周期分发奥运席位最多的一次大赛。王炼认为,相比于亚运会,世锦赛更有参考价值和锻炼意义,“从比赛的含金量来说,也是世锦赛更高。”

去年重新组建的中国射击队,今年上半年只经历了世界杯的考验,但大赛还未经历。这次亚运会,更像是东京奥运会之前的一次“期中考试”。“从整个大的备战周期任务,以及国家和社会的期待来说,我们认为应该把重心放在东京奥运会的备战上。”王炼说。

里约奥运周期,中国队最不擅长的男子步枪卧射项目被国际射击联合会取消。东京奥运周期,中国队在另一个相对较弱的男子手枪速射项目上进步明显。对于两年后的东京,王炼充满信心,“我们现在没有重点,也没有现在就承认要放弃掉的弱项。我们要做到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夺金点。”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徐晓帆

本文由18luck新利官网发布于关于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用三个月,中国神枪手准备好了

关键词: